仓央嘉措:情诗活佛,不负如来不负卿

仓央嘉措(六世达赖喇嘛,民歌诗人)

六世达赖喇嘛——罗桑仁钦•仓央嘉措,是藏传佛教历史上最引人注目的一位上师,一生行迹奇特,卓然不群。多年以后,人们忘记了他的活佛身份。他的传奇、他的故事让无数人为之着迷,他的诗歌犹如青藏高原的明珠,照亮了无数人的心房。

他的一生仿佛是一出戏,几番辗转,几度流离。仿佛是那唱台上清雅幽静的小生,轻轻然两三句便把情意唱入你我心底。又仿佛是那归途中流浪的男子,半生荼蘼半生寂,清净而生清净而去。圆满的却是锦绣的一辈子。也曾在这世间趟过凡心不灭的水,笃定地要去握住那迷一般的女子,去寻找罕有的爱。

明明是转世活佛,却流传下来无数动人的情诗,最为经典的拉萨藏文木刻版《仓央嘉措情诗》,汇集了仓央嘉措60多首情诗,被译成20多种文字,几乎传遍了世界,而那一句“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又触动了多少人的心弦。

在最深的忧伤里吟唱:和仓央嘉措一同参悟

《和仓央嘉措一同参悟》:在最深的忧伤里吟唱

三百年来首次全面解读六世达赖诗歌蕴藏的佛法教理,
阿旺强巴坚赞活佛、江才普俊活佛、洛卓尼玛活佛等尊贵推荐

编辑推荐:

仓央嘉措在历经300年沉寂后赢得关注,史上绝无仅有的传奇活佛凭传世诗歌再次走入人们心中。

宗教文化学者、著名战地记者聂晓阳,基于最广为认可的仓央嘉措诗歌66首,完全从佛法教理的角度去重新解释诗歌,试图走入仓央嘉措的真实世界,还原尊者更加本真的历史面目。

史上首次从修行的角度重新打量仓央嘉措,引导人们重新审视情爱的短暂与欢情的易逝,让自己浮躁的内心平和下来,尝试另外一种生命的体验,让自己的灵魂受到一种别样的熏陶和滋养,这就是三百年后一代传奇活佛与世人缘分的继续,也是今天仓央嘉措热得以空前持续的缘由。

品读活佛的醒世道歌,与仓央嘉措一起再修行,我们一直在路上。

◀ 点击左图,可下单购买

那一年·初生/少长

1683年(藏历水猪年),西藏纳拉活域松(现西藏山南县)一个普通农民家中诞生了一名男婴。斯时出现了多种瑞兆,预示着这是一个不同凡响的孩子,然而谁也不曾料想莫测而多厄的命运会伴随他短促的一生。

这名男婴就是后来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一位在西藏历史上生平迷离,又极具才华,也最受争议的达赖喇嘛。

他睁开眼,看到的第一眼看到的是彩虹横贯的天空,花雨弥漫,明亮的日光充盈视线,眼前一片洁白花海,以为身处梦境。身畔一对相依相偎的男女,眉目亲切充满怜爱,他们凝望着他,欣喜与满足,仿若望着世间最美的珍宝。

那一日,他出生莲花隐地。

他与天空相视,那天空无限深邃与洁净的蓝穿透他宁静无边的心,彼此拥抱互相温暖。

日升日落,光影岁岁,他爱淡远的山峦,爱宁静的夜湖,爱阿妈的怀抱。他凝望着远方,懵懂静好。

那一梦·宿命/孤身

“我已灭度后,一百十二年,较我甚殊胜,名为莲花生。”

那一夜,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传说中的莲花生大师,足踏莲花,由远方而来。他看不清他的面容,只听得他缥缈悠远的声音:”世间种种变相,皆有起源,来与去皆是命中定数,不可参度。”

他离开家乡,去往一个遥远的地方,他踏上路途,山长水长,第一次看到青山以外的世界,江水悠悠淌过红尘,红尘朦胧,他心朦胧。一对白鹤悠悠飞过天际,它们停在不远处的山巅,驻足凝望着他,是在为他送行。

“他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无人解答

那些年,措那湖不再寂寞,因为有了一个小孩默默地陪它。这个小孩一个人在湖边,望天望湖望自己。

他孤独,他想家,他参禅、参佛、参神机,但他参不透自己,参不清内心。

后来,他的阿爸去世了。

那一悟·情起/思念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情之滋味,只有历经之人才深有体会。他后来无数次回想,如果没有当初一抬头,那个姑娘就不会撞进他的眼中。更不会被她那一点点进心里。那一悟,他们情起相爱。

他见到了想见的人,离开了不愿离开的人。人世之初,他却仿若历经人世沧桑,不经意间就这样老去了。有谁还记得,那个曾经盼望回家的少年?十五岁的他,登上布达拉宫,成为一个世人仰望的“活佛”:六世达赖,罗桑仁钦•仓央嘉措。

做活佛寂寞的日子里,他哼起家乡的朴素歌谣,在山顶遥望远方。他看的不是风景,在那时刻,他透过层层虚空,思念的目光直达他远方的爱人。

他问佛:如果遇到可以爱的人,却又怕不能把握,该如何?

佛日: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可他何时,才能再见他思慕的姑娘。

那一醒·惊变/羽化

曾几何时,他仰赖那个人。又曾几何时,他憎恨那个人。这所以的爱恨如今都随他的离世终结,桑结嘉措。

二十三岁,他成为六世达赖的第八年,桑结嘉措被蒙古王拉藏汗杀害,西藏为第巴统治的年代成为过去。拉藏汗攻入布达拉宫,他被拘禁于日光殿。

从他拒绝受戒起,世间有无活佛已成空谈。拉藏汗不断制造谣言,攻击桑结嘉措,布达拉宫从未有一日陷入这般内忧外患的境地。

他们都是可怜人。他与桑结嘉措携手走过许多年,不论对错,都奉献了一生。

他看天,有风,有云,有日光。
他看地,有数,有花,有生命。

青海湖,他最后的地方,他从湖中看到自己的倒影,少年长成青年,一身袈裟,眉目依旧。好像很多年前他就是这样,在这苍茫世间行走,看过一些景,恋过一些人,那些最美的时光,依旧用生命的痕迹记得。

三百年红尘轮回·凡尘最美的莲花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

再回首,又一次于无声的黑暗中梦见,隔着二十四年的光阴。该来的总要来,一场轮回。人生总要经历几度轮回,十二复十二,弹指一瞬间。他微笑着闭上眼睛,门隅的春天百鸟飞舞,花如朝霞;布达拉宫屋檐的白雪映照出晨间最迷人的霓虹;大昭寺闭目诵经的喇嘛们,虔诚地面朝佛祖,深深膜拜;佛祖微敛双眸的悲悯面容沐浴在金色的光芒中,安静而安详。

浮生如梦,一场人生。最美是他的一生,仓央嘉措。1706年(藏历火狗年),仓央嘉措在押解途中,行至青海湖滨时,坐下打坐,因此圆寂。后有说他到五台山弘法,直到乾隆年间才圆寂。

仓央嘉措·经典诗句精选

梦浅情深 蹚不过去的河留给来生 繁花错落有序 我被一页一页地误伤 而窥视我的人 转眼便立地成佛 ——仓央嘉措

回眸一笑嫣然娇,断魂飘摇上碧霄。 愿与卿卿两相欢,不发毒誓不肯饶。 ——仓央嘉措

从那东山顶上/升起皎洁的月光/玛吉阿米的面容/不时浮现在我心上 曾缄译: 心头影事幻重重,化作佳人绝代容,恰如东山山上月,轻轻走出最高峰。 注:此言倩影之来心上,如明月之出东山? ——仓央嘉措

心头影事幻重重,化作佳人绝代容。 恰似东山山上月,轻轻走出最高峰。 我与伊人本一家,情缘虽尽莫咨嗟。 清明过了春自去,几见狂蜂恋落花。 跨鹤高飞意壮哉,云霄一羽雪皑皑。 此行莫恨天涯远,咫尺理塘归去来。 ——仓央嘉措 《道歌》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任你一一告别。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 ——仓央嘉措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 ——仓央嘉措

西风吹谢花成泥,蜂蝶每向香尘泣。 情犹未了缘已尽,笺前莫赋断肠诗。 ——仓央嘉措

含情私询意中人,莫要空门证法身,卿果出家吾亦逝,入山和汝断红尘。 ——仓央嘉措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仓央嘉措

笑那浮华落尽 月色如洗 笑那悄然而逝 飞花万盏 谁是那轻轻颤动的百合 在你的清辉下亘古不变 ——仓央嘉措

我们的爱 比死亡还要理所当然 ——仓央嘉措

朝来无情丛林去,不似昨夜风情郎 ——仓央嘉措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桩不是闲事。 ——仓央嘉措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仓央嘉措

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与玛吉阿米的更传神,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误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仓央嘉措

结尽同心缔尽缘,此生虽短意缠绵。 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 ——仓央嘉措

天上的仙鹤,借我一双洁白的翅膀, 我不会飞得太远,看一眼池塘就回返。 ——仓央嘉措

我为了死,才一次又一次的活了下来 ——仓央嘉措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仓央嘉措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

假如真有来世,我愿生生世世为人,只做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哪怕一生贫困清苦,浪迹天涯,只要能爱恨歌哭,只要能心遂所愿。 ——仓央嘉措

第一最好不相见,免得彼此相爱恋;第二最好不熟知,免得彼此苦相思! ——仓央嘉措

好多年了,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任你一一告别。 ——仓央嘉措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桑央嘉措

未知来生相见否?陌上逢却在少年。 ——仓央嘉措

不观生灭与无常,但逐轮回向死亡。绝顶聪明矜世智,叹他于此总茫茫。 ——仓央嘉措 《仓央嘉措情诗赏析》

为寻情侣去匆匆,破晓归来积雪中 ——仓央嘉措

薄暮出去寻找爱人,破晓下了雪,住在布达拉宫的,是瑞晋桑央嘉措,在山下住着的,是浪子宕桑旺波 ,秘密也无用的,足迹已印在了雪上。 ——桑央嘉措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却仍有那么多人,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仓央嘉措

【特别策划】去西藏,只为与你相遇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的真言;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月,我轻转过所有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仓央嘉措(六世达赖喇嘛)

给我一个不去西藏的理由

这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一起去西藏,我们风雨相伴

未找到结果

您请求的页面无法找到。尝试精确您的搜索,或者使用上面的导航定位文章。

野外便携液体固体酒精炉泡茶壶咖啡壶
户外露营装备
户外野餐便携折叠加厚木炭碳家用野外烧烤架